花花花🌸

名字=花川(前圈名帅比川)
嗷嗷嗷嗷嗷嗷我好低产啊但还是求fo(ntm)

♥头像是亲爱的泽仙女给我画的我爱她♥
◤呜呜呜背景是鸦哥给我画的我也超爱她◥

文笔很尴尬,最好不要看
我爱安迷修,他是美人儿(??)

*是无脑小甜饼啊!!(段子)
*没有文笔
*可能会ooc,大家凑合着看吧(贡献tag)
*电视剧设定

又是一天
赵云澜叼着一根棒棒糖无聊的躺在沙发上
“嗯--”
忍不住在温暖阳光的照射下伸了个懒腰,天气真好。
“今天真太平呢。”
变成黑猫的大庆跳到桌子上舔着猫爪说到。
赵云澜应了一句是啊,脑子里开始想他的沈教授
“撕-你说..现在沈巍..他在干啥?”
赵云澜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棒棒糖因为嘴角裂开的弧度被口腔里的牙齿挤压到一边撑圆了半边脸,手有规律的一下又一下的摸着下巴的胡子。
只见大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鬼叫到
“意~沈教授你在哪哦,我们的赵处长快要想死你了。”
“撕-你个死猫”
赵云澜一下子站起来,眼看就要摸到大庆了,早就做好准备的大庆灵活的一闪,溜走了。
本来就没怎么打算动真格的赵云澜活动了下身体,又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身子往后一靠,手一搭,然后翘起二郎腿。
赵云澜坐在沙发上口中舔着棒棒糖,只见棒棒糖露出的白棍从左边到右边又从右边到左边,赵云澜的脑袋还有节奏一样的轻微点头,嘴里还嘟囔着啥,此时谁也不知道赵云澜现在心里在想什么,然后沉默着沉默着,赵云澜突然露出一个笑容,笑的春风荡漾。
旁边的祝红瞅了一眼赵云澜然后一脸嫌弃的啧了一声,并丢下了一句
“死基佬。”

“安迷修,为您而来。”
骑士大人生日快乐!!!
我永远喜欢您!!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人!
阳光帅气又可爱!

诈尸一下应该没人看见(本来就没人在意你啊喂)

*摸鱼误入
最近都没更新,就发个摸鱼证明我还活着(ntm
p1是艾比小姐
p2是茶列表的自设
大家就随便看看吧(。)

由于画的太难看,债没脸发
我还是继续躺尸吧,大家不要嫌弃我(。)

爱你么么哒hhhhh我农历是12月的www,谢谢蓝蝶亲亲抱抱举高高

虚伪的渣渣蓝蝶death:

@花花花🌸 迟来的生快
刚发现你生日竟然在一月份

给花花的生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瞻哥哥你怎么那么好(哭泣)对你爱爱爱不完!!

子瞻:

之前花花和我提的想看黑道年上的雷安,所以写了一个他们初遇的片段。


很短,还迟了一天,非常抱歉,还请不要嫌弃 @花花花🌸


初遇是某个昏暗的雨夜。


 


准确来说应该是还称不上夜的时候,但压抑的灰色天空带着挥之不去的浓稠的暗。所以在少年的心里就只剩下夜的印象。


 


那个男人姗姗来迟,本就不多的宾客已经散得差不多,剩下的亲属正在七嘴八舌的讨论者男孩的去留问题,男孩的父母并没有给他留下多么丰厚的遗产,哪怕一家为人善良热情,这个时候的人性总会向自身利益倾斜,没有人愿意主动站出来去接纳一个10岁出头的孩子。年幼的安迷修咬着下唇,失去双亲的悲痛还没将他打击个彻底,还要面对这不知如何收场的局面。


 


于是那人撑伞而来。安迷修清晰的记得不符合这寒酸公墓氛围的高级进口车在陵园入口停下,他站在黑衣的大人间,有些不想去听那些刺伤人的话,被那突兀溅起的水声吸引了注意,然后车门缓缓打开,为首的司机小跑到门边为主人撑开伞,一个高大的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一瞬间,四目相接。


 


那目光过于凌厉,暗紫的眸子里带着普通人没有的肃杀之气,像极了那些狩猎猎物时凶兽的眼睛。本应感到恐惧的眼神,但安迷修不知为何没有移开视线,像是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所控制一般,看着那个男人从手下那里接过伞,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嗒,嗒,嗒…


 


连皮鞋踏在水洼中的声音都清晰可辨,明明应该是细小得被忽略的声音,但不知道为何,在安迷修的记忆里,身边人的面容都已经模糊,唯独那个男人的身影格外清晰。


 


如同世界中唯一的真实。


 


最终他在少年的面前站定。


 


周围的人似乎在议论这个男人,然后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蓦然禁声。于是空间里只剩下俯视自己的高大男人。


 


对方看着少年微微皱起了眉头,但并不是那种显而易见的厌恶情绪,而是像那种面对初见的事物的一瞬间的踌躇。


 


“….你是谁?”


 


少年面对男人开口询问。


 


“雷狮”


 


“雷狮?”


 


还未进入变声期的安迷修的声音还带着点孩童的稚嫩。连平时注重的礼貌都忽然没有顾上,下意识的小声的重复了一遍对方的话语。


 


“小鬼,和我走。”


 


“为什么?”


 


那个男人撑着黑伞,让少年的身体进入那伞内,然后这个让道上无数人不寒而栗的男人蹲了下来,拉起了那只连他半个手掌都没有,稚嫩却在微微颤抖的手。


 


他将少年握成拳头的手展开,不意外的看见几乎要嵌入皮肤里的红迹。男人眼神一暗,然后一字一字,以不容任何拒绝的姿态宣告。


 


“以后,我便是你的监护人。”


 


-------------------------------------------------------------------------------------


安迷修在窗外的雨声中醒来。


“怎么了?”


到底是多年在地下世界里行走,在安迷修清晰的一瞬间,身边的人也睁开了眼 ,于是把怀抱收了收,将安迷修抱得更紧一些。


安迷修看着那双将自己结实束缚的臂膀,笑着摇了摇头。


“没什么,梦到以前的事了。”

好看!!!!!!夸夸!!!谢谢你!!

臆想症硫酸:

祝我川川生日快乐哟! @花花花🌸
来自一个辣鸡手残的祝福。

p1.雷总(画风辣眼)
p2.滴胶的手镯,玉佩和其它的小东西
p3.从侧面看,上面天空中间陆地下面湖【你在胡说什么】

之后会在玉佩下缀流苏(等我线买好吧)(不你)

明天就寄233